蜗牛小说网
  1. 蜗牛小说网
  2. 同人耽美
  3. 我和Caster谈恋爱
  4. 第132节
设置

第132节(1 / 2)


Archer脸上略显严肃的表情间接证明了这次情况的不妙,而为了不让Archer分心,菲奥蕾也依照Archer的嘱咐推着自己的轮椅向里面后退,不过刚走了一般的路程,菲奥蕾忽然转过身子,注视着自己的从者,眼神中是满满的期盼:

“要加油啊,Archer。”

“我曾经说过的吧......”

听到菲奥蕾的话之后,身体已经开始向灵子化转移的Archer冲自己的御主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你召唤的从者不可能不是最强的。”

话音落下,刚刚Archer所站立的地方就只剩下了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细碎灵子以及刚才那句“大言不惭”的话在周围回响。

......

【黑】之Saber在中招的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方才的一击,是出自位于【赤】之Rider遥远后方的另一名从者之手。

这是来自远距离的攻击,而且没有使用魔力,纯粹是物理方面的一击,那么“偷袭者”的身份便可以确定了下来——

毫无疑问,隐藏在森林当中的那位从者便是【赤】方的Archer了吧。

这一击明显凌驾于a级之上,让自己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看来红之archer已经意识到普通程度的攻击奈何不了自己,所以特地加大了射击的力度。

更为恐怖的是无论是自己还是身边的Berserker都没有感知到有从者的气息出现,证明【赤】之Archer所在的位置一定是自己二人察觉不到的远方。

但这里并不是一望无际的开阔草原,而是暗夜中、树木郁郁丛生的茂密森林。即使夜视再强,自己也不过是个运动的点而已。

但【赤】方的Archer做到了。

拥有超越A级破坏力的远距离狙击、在视野等同于零的黑夜中的瞄准、仿佛穿针引线般的超精密射击。

重新稳下身子之后的Saber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危机。

而在对面的【赤】之Rider目光如电,穿过在黑暗中扬起的尘土,敏锐地捕捉到了插在Saber身上的弓箭。

“原来你的不死身只要攻击达到一定程度就能贯穿,那就好说了——嗯?”

突然,他侧头望向森林的另一侧,表情莫名地不妙了起来。

“啧,我们的Berserker好像玩完了,那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游戏就结束了。这边有着【黑】方的Saber还有Berserker。用那个傻大个来换取这两位的性命,似乎是我们赚了啊!”

【赤】之Rider露出彻底欢快而残酷的笑容,同时向握枪的手上注入力道,他确信自己的这一枪一定会贯穿【黑】之Saber的防御,至于一旁【黑】方的Berserker?

【赤】之Rider有信心在她逃离之前追杀到她,所以——

目光重新转向面前的Saber:

“你还要多久才能‘复活’呢?是十秒?还是二十秒?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比我的一击更加迅速——

那么,再见吧,【黑】之Saber!”

就在【赤】之Rider举起枪,准备刺出的那一瞬间,从【黑】之Saber的后方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魔力波动。

“那是....!”

以极速飞来的粗糙的箭矢仿佛扭曲了空间、撕裂了大气,然后没有任何迟疑的命中了【赤】之Rider的身体的正中央。而Rider似乎察觉到了狙击但身体似乎没能给出躲闪的信号。

而在箭矢与【赤】之Rider接触的瞬间,难以想象地爆炸从箭矢中炸开,然后伴随着闪光与爆音,Rider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烟尘当中。

——干掉了吗?

无论是【黑】方的Saber还是Berserker,全都屏息等待着烟尘散去之后的答案,只有刚刚赶到这里的Archer依旧面色严峻。

“威力真是不错嘛,甚至比大姐的更强。只可惜......”

弥漫在森林之中的烟尘开始消散,【赤】之Rider重新出现在【黑】方从者的视线当中。然后他们发现——

“远远不够啊!”

即便是之前的那种近乎骇人的爆炸,也没能在【赤】之Rider的身上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伤痕。

ps:目前刀片进度【106/200】

第189章.鏖战(上)

从暗处射出的弓箭直接命中了【赤】之Rider,然后随着爆音和闪光一条像是要刺穿天空一般的光柱出现在了【黑】方的Saber和Berserker眼前。

这是Archer的手段,Saber和Berserker都曾经在他与【赤】方的Saber交手时见过——将拥有庞大魔力的宝具破坏,使宝具本身作为庞大魔力的容器并将其中蕴含的魔力与信仰当作炸药引爆,给予对手重创手段——【幻想崩坏(Broken Fantasm)】。

而更令两人感到惊愕的是,现在使用的宝具不是对【赤】之Saber使用的那件,那件宝具已经在爆炸中自毁因此这算是理算当然。可是如果这样的话,现在就是Archer丢掉了自己的第二件宝具。

通常从者拥有的宝具只有一到两个。就算向己方的Rider,即便是有着相当多的逸话,但是其宝具的数量也不会达到两位数。现在敌人还有着7个从者,自己这一边也是到最后要互相残杀的对象——

这样的情况下理所当然的把宝具用完就扔是无法想象的举动。

“呜呜呜...”

Berserker的周围因为魔力的流动而产生了些许扭曲。她正在吸收着因Archer的宝具爆炸而四散到周围的魔力。

Saber把目光投向爆发的中心,因爆炸产生的光芒早已经散去,四周布满了爆炸激起的烟尘。

大约估算了一下威力,Saber发现Archer这次释放的宝具大概有着相当于A等级的威力。已经足够突破自己身上的【恶龙之血铠(Armor of Fafnir)】。

如果像这次的攻击时那样的宝具的直击,再加上【幻想崩坏(Broken Fantasm)】而产生的大威力攻击所构成的两段攻击。

寻常的从者恐怕在受到那样的攻击之后,恐怕就会直接化为灵子而退场吧。

地面产生了火山口一样的龟裂,周围的树木被吹出地面消失在森林中。

那种程度的威力,应该......

“什么呀,是那边的archer吗?”

翻滚的烟尘中响起了【赤】之Rider旁若无人的声音。

“威力真是不错嘛,可惜对我却没有什么用”

站在被崩碎的大地中央,重新出现在【黑】方从者视野中的【赤】之Ride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

Saber把内心的惊愕藏住,维持着表面上淡然的面容。一旁的Berserker则发出比平时更大的呻.吟声。

在场的【黑】方的所有从者,以及米雷尼亚城塞中用投影观察着战局的其余从者与御主们全都陷入了一瞬间的惊愕当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